宝山信息网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VR已经被玩坏了 但愿人工智能运气没有这么差!
来源:appmatique.com  阅读量:891

人工智能的概念诞生之初,它承载着人类对未来世界的无限想象。这种基于智慧和思维的人形智能体是人类肤浅的影子,就像皮影戏中的木偶一样,动作和运动都是由人类控制的。

但是从深层次来看,人工智能的各个方面都必然更接近人类,就像智子在三个身体里一样。这是一种完美的存在,可以让人类忘记仇恨和侵略。那时,它在社会乃至整个自然中的定义将不可避免地随着人类的情感而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所谓的人机关系可能会融合。

但正是这种类似于创造新生物的感觉让我们人类的雄心和荣誉感无限膨胀 特别是在近年来资本繁荣和概念营销的氛围下,人工智能的幻觉已经产生。 这几乎和虚拟现实技术一样,虚拟现实技术去年非常流行。

但事实是,看着2016年,也就是虚拟现实的第一年,在经历了无数次鸡血危机之后,人们最终发现打破泡沫是一次残酷的旅行。

随着阿尔法狗的频繁移动和百度人工智能的各种消息,当前的行业状况正在得到全人类的关注。 但是需要警告的是,也许人工智能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大量的追随者肯定会在奔跑中倒地而死。 正如人工智能科学家李菲菲所担心的那样,过多的泡沫只会导致无法实现的承诺和目标。

毫不奇怪,首都的冬天将在未来一年继续,但是人工智能的热度也可能继续上升。现实和理想之间的这种冲突会导致许多初创企业面临更大的困难吗?人工智能的泡沫会从隐现中大规模出现吗?

企业家和公众对人工智能的期望过高

由于两次世界着名的峰会,人工智能已经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去年年初,阿法尔犬虐待李世石,在围棋中维护人类的最终尊严似乎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不到一年后,阿尔法狗(Alpha dogs)以“大师”的名义横扫国家队,连续赢得60场胜利,引起了巨大轰动。 在赞赏的同时,不明真相的旁观者对人工智能有着更令人费解的期望。

事实上,归根结底,这并不是一个颠覆性的技术突破,因为在算法方面,人类一直很难与计算机竞争,围棋可以根据固定的规则精确地耗尽算法,所以从本质上来说,这可能不是智力和布局之间的竞争,也没有围棋的尊严这样的说法。

不可否认,谷歌在这两次广告活动中表现出色,这不仅完美地展示了其卓越的人工智能计划,也影响了全球对人工智能的舆论。 此后,在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推动下,该行业似乎欣欣向荣。

根据《乌镇指数: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6》,世界上每10.9小时就有一家人工智能企业诞生,而中国有709家人工智能企业,远低于美国的2905家,但这个数字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了。

想象一下去年达到顶峰的互联网直播平台在其鼎盛时期达到了大约200个。然而,技术壁垒高得多的人工智能企业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这样的规模,这表明大量的人涌入这个领域。

就在这个数字后面,它真的能承载相应的商业价值吗?

根据融资总额的相关数据,去年中国大陆对人工智能的投资约为10亿美元(约68亿元人民币) 然而,据媒体统计,融资排名前100的公司发现,排名前10的人工智能公司的融资总额超过2亿元人民币,而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公司数量达到18家。例如,仅在第三轮锡比旗就筹集了2亿元人民币,云之生在第二轮筹集了5000万美元,莫沃总共筹集了7500万美元。

从这些数字不难看出,大部分融资金额集中在头部,而基础较大的尾部企业实际上获得的资金支持很少。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所有人工智能企业中,一定有大量盲目跟随者。它们就像这股热潮产生的泡沫。它们看起来很漂亮,但只能随波逐流,生活不稳定。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去年的VR行业,现在整个行业对人工智能的大肆宣传,和去年年初对VR的集体看好极为雷同,并且人工智能所面临的环境、所处的现状也和那是的VR如出一辙,同样的资本热投、遍地开花,同样的未来技术本质,同样万众瞩目的市场期待,然而如今半死不活的VR/AR行业很有可能会成为人工智能企业的前车之鉴。对于已成风口的人工智能,我们理应在虚火和热潮中保持足够的理性。

相比舆论造势,其实人工资能领域的投入明显开始愈加谨慎,这也印证了资本寒冬一说,并且这种趋势可能还要长时间伴随互联网经济的进程。从图中可以看出,投资额度从2014年末起有了明显的提升,这和初创企业涌现的时间一致,即使季度之间起伏很大,但每年总体数额确实在不断上涨。

不过从融资阶段分布来看,自2005年开始资本主要集中于种子轮,A、B、C阶段占比呈整体缩小趋势。而且有数据显示,2011-2015的五年间全球有超过65%的融资发生在种子/天使轮或A轮,D轮及以后的融资仅有20家。

这就说明虽然人工智能很火,但是投资却正在渐趋理性,多数人工智能企业如果没有明确实用价值或技术产物的话,很难再空口无凭地打动投资人的心,他们未来的融资前景实在不容乐观。

所以说讲故事、搞营销实际上并不是人工智能的大行之道,在这个领域即使是科技巨头,也没能创造出一项性能完善、拥有极大用户规模的人工智能产物,初创企业的人工智能之产物多数只能算是伪人工智能,与其过分投入到产品的营销中,还不如关注巨头们没有触及的一些垂直化细分领域,从中深耕,寻求机会。

人工智能技术转化为商业价值还需时间

人工智能的应用涉及到专用应用和通用应用两个方面,前者涵盖了目前国内人工智能应用的大多数领域,包括人脸和语音识别以及服务型机器人等,而后者则侧重于金融、医疗、智能家居等方面的通用解决方案。

不管是哪个领域的应用其实都具备清晰的商业模式,例如依靠人工智能黑箱算法而强势崛起的今日头条,通过合适内容传递到合适人手里从而积累了海量用户;苹果的Siri、亚马逊的Alexa等语音交互技术成功地和硬件产品结合,为其赚取了不少利润。

但是,这也说明另一个严峻的事实:目前行业内较为成熟的人工智能产物几乎都出自互联网巨头。

在这种压力之下,初创企业为了快速获取投资或者赚取眼球,往往利用伪智能产品作为讲故事的资本,这种现象极为普遍,也造成了市场上“产品热需求冷”的局面。

这和最近两年VR市场上所呈现的状态极为相似,众多厂商借助热度纷纷推出自己的VR硬件或软件程序,但是这些性能低劣的廉价商品非但没能借势而上,反而摧毁了大部分消费者的购买意愿。

人工智能领域也是如此,正如周鸿所说,“今天出来做一个公司,如果不说自己是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都不好意思出来混”、“基本上每一头猪都在身上打上了人工智能的标记”。

大批的伪智能产品,他们仅仅是把普通的电子产品简单地加入了联网或者搜索功能,就能以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名义进行吹捧,例如部分可穿戴设备和智能机顶盒,更有甚者,一个水杯加上一个数字温度计就敢号称智能。这些商品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普通用户对人工智能的误解,对于未来该行业的应用普及也会形成负面影响。

而且即使是有了技术性突破,从技术转化为极大的商业价值也需要很长时间。人工智能从概念诞生到现在已有60年,即使经历这些年科技爆炸的时期,也缺乏席卷市场的现象级产品,各分支领域也都面临着各自的技术桎梏。

即使突破了技术桎梏,也不意味着这款产品可以获得成功。王小川说过:如果一开始没有技术含量,就很难变成产品;进一步说,即使有技术也不一定有产品,不一定有用户的规模;再进一步说的话,就算是有技术、有用户规模,也不一定就能带来大的商业价值。

总而言之,人工智能领域需要技术迸发的那一刻,更需要足够的耐心等待天时、地利和人和的交接点。

那么,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天时地利人和了吗?

以技术成熟驱动市场爆发,是最合理也是最健康的成长路线,就如同当年智能手机强势秒杀功能机一般。尤其是人工智能这种带有强烈科幻色彩的产物,更应循序渐进、步步为营,莫要因商业热潮中产生的虚幻泡沫,而沦为科技浪潮中的牺牲品。

VR去年已经被玩坏了,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有重新崛起的机会,但愿人工智能的运气不会这么差。

友情链接:
宝山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appmatique.com 技术支持:宝山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