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性、谎言、诈骗犯,世纪佳缘如何让它们成功“牵手”?
来源:appmatique.com  阅读量:1076

这不是嘉园第一次陷入困境,但对于这个国家最大的约会网站来说,它的相亲角色更像是外界的“帮凶”。

上周,iOS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和开发者苏湘茂引发了公众舆论。根据苏湘茂的遗书和他朋友的叙述,苏湘茂在嘉园通过一次相亲认识了他的前妻翟某。翟某隐瞒了自己的婚姻历史,婚后,他报告说苏公司非法索要巨额款项。苏湘茂不情愿地选择了自杀。

在询问翟某时,媒体也把目光转向了嘉园。这个古老的约会网站在这场悲剧背后扮演着什么角色?

“色情交易”、“松散验证”、“欺诈”和“传销”一夜之间充斥互联网,但约会网站的一个商业问题是:传统上,服务越好,客户停留的时间越长,公司获得的价值就越大。但是婚姻公司是更好的服务,相反,客户停留的时间越短,公司获得的价值就越少。

无奈之下,大多数交友网站只能通过提供增值服务收费来增加收入,比如一对一的相亲和贵宾客户。但与此同时,婚姻网站无法提供相应的考试手段,财产、婚姻状况和学历的认证更加模糊,这也是苏湘茂悲剧的起点之一。

从实名认证到一对一配对

2011年5月,嘉园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围绕它的“欺诈”标签并未被移除。

一名目前正在与嘉园打官司的成员告诉腾讯科技,一般来说,与互联网相关的业务收费比线下业务低,但嘉园一对一的婚介业务收费比传统的约会公司高,嘉园无法核实婚姻状况和实际收入水平等一些信息。在这方面,嘉园经常要求会员进行身份验证,同时通过在网站上标记“风险提示”和“嘉园从未保证或承诺会员信息的真实性”来规避风险。

此人告诉腾讯科技,相亲很少在网上和网下相亲服务中向用户发出风险警告,只是反复宣传其“高端”定位,一些合同还隐藏了不合理的条款。

根据腾讯科技,嘉园刚成立时,它不要求用户拥有实名制。主要的收费方式是“阻断信息交流”,即要与用户取得联系,必须购买嘉园的“油票”。这种模式很快引发了一场辩论。用户认为嘉园有大量机器人,或者嘉园主动发送信件而不是用户来制造活跃用户的幻觉。其次,从嘉园的角度来看,每个用户只有几十美元无法支撑其市场价值和想象力。

因此,收费较高的贵宾和线下婚介模式相继诞生。

40,000 Starting“高端成功人士”(High-end Successful People)

根据嘉园一些维权团体的信息,嘉园的一对一婚介服务是针对大众意义上的“高端成功人士”,但实际上是“谁赚钱,谁就赚更多钱”和“高端成功人士”。

据腾讯科技称,网站自身流量、传统城市报纸广告、高端俱乐部和高端增值服务是嘉园一对一相亲业务客户的主要来源,最终的方法往往是拨打热线后与网上商店签订最终合同。目前,一对一媒人收费最低为4万元。据了解,一般用户支付70,000至80,000元,客户服务要求200,000元的服务内容。成为高端贵宾(线下媒人一对一服务)后,承诺在整个合同期内引入合格的高端会员,直至合同期结束(有些会员直到找到合格的对象)。

面对高额收益,婚介服务可以说是多种多样的:

1。签约现场的一名女孩要求:“该男子的家庭资产必须超过一千万。”这种现象并不罕见,女孩经常要为此付出20多万元。

2。有些媒人会安排“媒人支持”,甚至一些条件较好的会员也会不知不觉地承担“媒人支持”的角色。这方面有两种混乱。一个是做媒的支持,以欺骗金钱和颜色,另一个是帮助媒人弥补总数。然而,“做媒

3.嘉园很少宣布一对一相亲的成功率。然而,根据腾讯科技知识和一些社交媒体记录,撮合和支付会员承诺的成功率基本不低于80%,甚至有些撮合者声称为99%。然而,事实上,一些数据表明这一成功率是不可能达到的,甚至有些商店的成功率还不到承诺的十分之一,而有些“成功”往往有婚姻支持的存在作为后盾。

无论如何,嘉园通过做媒赚了很多钱:退市前一年,一对一做媒业务的年净收入为2.615亿元(4040万美元),占总净收入的36.6%,同比增长58.8%。

无限制的隐瞒和欺骗

如果嘉园的“帮凶”角色在这起苏湘茂事件中最终确定,那么信息不透明或欺诈无疑是最关键的因素。

爱情和婚姻事件,双方拥有的信息越多,它们就越透明,也就越有利于相互理解。这是建立良好关系和婚姻的重要条件。在某种意义上,当个人信息,包括年龄、教育背景、职业、政治、宗教、家庭、价值观、兴趣等。更丰富,婚姻网站可以通过匹配大数据算法更容易地找到灵魂伴侣。

婚恋网站当然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关于求婚者的信息,越真实越好,这有利于提高成功率,从而建立口碑,增加业务量,带来好的收益。

然而,近年来,通过婚恋网站建立恋爱关系、骗取财产、侵犯个人权利的犯罪案件屡见不鲜。指控包括“欺诈”、“诈骗”、“重婚”、“合同欺诈”和“敲诈”。在很大程度上,一方的信息被严重歪曲。它利用人们的情感,利用婚姻中的漏洞。当一方愤愤不平并寻求完美,对他人造成巨大伤害时,这种做法通常是成功的。

这是因为婚姻网站仍然是判断其成员婚姻状况的不可逾越的困难。目前,全国各省的婚姻登记尚未接入互联网。当然,婚姻网站可以请求和检查注册人的婚姻状况,但是如果没有连接到互联网并得到民政部门授权的数据接口,基本上很难判断真实性,婚姻状况的检查也是无用的。这是一个系统的漏洞,因为这个漏洞的存在造成了很多悲剧。然而,多年来一直呼吁建立的全国婚姻登记网络迄今尚未实现。目前,只有部分省市完成了联网和信息共享。

婚姻网站业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嘉园应该通过公安网络系统检查身份证,但是在公安和民政系统之间没有数据共享的情况下,检查这些基础数据无法消除虚假婚姻信息。

此外,诚实地向爱人和婚姻伴侣披露基本信息目前在中国只是一种道德要求,在法律层面没有具体要求。

以去年被法院定罪的重婚罪为例:起诉显示陈梁涛和赵洁于2008年3月在北京登记结婚。收到结婚证一周后,陈梁涛和钱梅在山东登记结婚。在两个妻子结婚之前,陈梁涛已经和深圳的另一个女人住在一起,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所有这一切,赵洁直到怀孕四个月才知道,当时她在陈梁涛的一封邮件中发现了里奇梅的怀孕测试阳性照片。赵洁和钱梅开始接触。直到那时,他们才知道自己不是陈梁涛的“唯一妻子”。

显然,这种情况使得整个婚恋市场难以健康发展。从事婚恋市场的企业不能真正判断一个人的真实婚姻状况,让造假者浑水摸鱼,从事非法活动,这不仅增加了对社会的危害,也阻碍了婚恋市场的健康发展,造成多受害者无利可图。

如果嘉园在本案中是“共犯”,那么民政信息系统的不作为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了“共犯”。

[这篇文章是由投资界权威人士重印的

友情链接:
宝山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appmatique.com 技术支持:宝山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