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网
当前位置:主页>热点专题>
专家:中国私人养老金储备不如南非 财富储备待做大
来源:appmatique.com  阅读量:1848

Original Title:中国的私人养老金储备不那么迫切需要比南非的养老金财富储备大

董登新

二十年前,我主要研究美国资本市场。在大量的英语文学研究中,我发现了两个令人困惑的问题。一个是为什么美国资本市场总是与养老金挂钩。第二,为什么美国家庭财务管理总是与退休或养老联系在一起?2003年,杨燕绥教授在美国翻译出版了《《退休金计划》》,这为我打开了一扇门。我花了16年时间专注于美国社会保障和养老金的研究。上述问题的线索和答案越来越清晰。

在中国证监会专家咨询会上,我多次提出“用养老理念改造中国资本市场”的想法。早在2015年社保费用下调之前,我就提出了将“五险三基金”整合为“三险一基金”的政策建议。在2015年至2019年社会保障费下调的背景下,我进一步呼吁“社会保障费下调是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整合的最佳历史机遇”,并不断完善和完善我提出的“五险三基金”整合的政策建议。

这次我想谈一谈健康财富生命周期中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新理念,主要集中在三点:第一,我们还没有为国家退休做好思想和物质准备。第二,社会保障费下调将是“五险三免”整合的最佳历史机遇。第三,家庭理财需要不断扩大和加强老年人的财富储备。

中国老龄化人口为2.5亿,未富先老。

让我们先看看中国的老龄化人口。2007年底,中国14岁以下的青年人口比60岁以上的人口多1亿。然而,十年后的2016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首次超过了14岁以下的青年人口。今天的人口年龄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是新中国人口现象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已经达到2.5亿,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还不包括那些60岁以前已经退休的人,例如45岁退休的女特勤人员、50岁退休的女职工和55岁退休的女干部。面对如此庞大的退休人口,养老金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非常重视。

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有两大特点:第一,老年人口基数大,老龄化速度加快,老龄化和无子女同时推进,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和面对这个重大的社会问题。第二是“未富先老”。虽然我们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是国家养老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根据经合组织的统计,私人养老金是指第二支柱雇主养老金和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的总和。截至2017年底,中国在私人养老金储备全球排名中排名第20位,而大多数排名靠前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然而,作为发展中国家,巴西、南非和智利甚至超过了中国。即使是新加坡、韩国、以色列、瑞士和瑞典这些拥有14亿人口的小国,也有私人养老金储备。

根据私人养老金储备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大多数排名前50%以上的国家,甚至有8个国家超过了100%,而中国只有1.6%。3亿美国人拥有28万亿美元的私人养老金储备,而14亿中国人的私人养老金储备不足2000亿美元。中国人口加速老龄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实。然而,公众还没有为退休做好思想和物质准备。这是问题的紧迫性和重要性。

为此,两天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国家战略 《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顶层设计,提出了未来30年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五大任务,其中至少有三个关键点与我今天所讲的主题高度相关:一是与健康财富相关,计划提出积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为老年人创造健康、积极的生态环境

众所周知,我国主要有八种缴费型社会保障制度。这就是所谓的“五险三免”。“五险”包括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三基金”包括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五险”属于第一支柱,“三金”属于第二支柱。在这8个系统中,7个是强制性的或准强制性的,而只有企业年金是自愿的。这八项制度不仅是我们的社会保障福利制度,也是我们的社会保障缴费负担。

在西方,社会保障缴款,尤其是私人养老金缴款,被视为“投资”,而我们将“五险三金”缴款视为负担。然而,我们雇主的“五险三免”名义上的供款负担确实很高,但实际的供款负担并不高。由于许多中小企业和灵活就业人员没有完全投保或没有依法全额支付,实际支付水平不如名义利率高。然而,这也表明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有效性存在问题。

因此,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国务院决定通过降低社会保障费来减轻企业负担。经过2015年至2019年两轮多的社会保障费减免,名义费率明显偏高的现象有所缓解。但是,社会保障费的减免不能马上进行。我们必须抓住社会保障费下调的难得历史机遇,从制度效率和制度公平的角度整合社会保障体系,特别是“五险三免”制度整合迫在眉睫。这是因为“五险三基金”不仅存在体制重叠和重复建设,而且还存在两极分化和重叠现象。因此,我们必须通过系统整合,使社会保障制度更加公平、有效和可持续。

关于“五险三免”的系统整合,我建议先将五险纳入三险。简而言之,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应纳入医疗保险,构建“大医疗保险”体系。采取这一政策的原因是:(1)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主要支付给医院;(2)既不要求雇员支付,只要求雇主支付;(3)两者接近“零利率”,无需分别设置。(4)两者都是小险种,基金收支稳定;(5)世界上主要有三种社会保险,即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6)精简组织和节省行政费用;(7)“大健康保险”更符合“大健康”的概念。

其次,我建议将三基金制完全合并为一个体系,即三基金制应与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合并为一个“强制性公积金”,并应具有低门槛、强制性和全覆盖的特点。实行这一政策的原因是:(1)住房公积金具有住房保障和补充养老功能;(2)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形成了新的“双轨制”;(3)企业年金覆盖面窄,扩张困难,规模窄。(4)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和地区之间存在“三金”多重极化现象。(5)美国401K还具有第一“抵押”功能和补充养老金功能;(6)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实施第二支柱养老金制度。

将“五险三免”合并为“三险一免”。该政策有两个主要目的:第一,消除制度的不公平和不合理,提高其有效性和可持续性;二是简化社会保障体系,大幅减轻企业社会保障缴费负担。

“三金”在取消原有的“三金”及相关缴费后,重新设定雇主的强制性公积金比率为8%,雇员为4%,而雇主为8%,相当于雇员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的8%。根据这一假设,员工

然而,在社会保障费减免和制度整合的过程中,我们有必要重构三大支柱的制度取向:将基本养老保险回归制度的源头,西方将第一支柱定义为基本保险,强调底线保障而非充分保障,其“底线”是防止老年人贫困。与此同时,第二支柱的补充养老金职能必须得到执行,甚至可能得到执行。因此,“三基金”的合并被称为“强制性公积金”,主要是以香港的强制性公积金为基础的。香港没有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但有强制性的强积金,覆盖效果非常好。因此,我认为“三基金合一”有利于第二支柱养老金储备的实现、扩大和加强。

延长退休年龄有利于国家养老金财富的积累。

虽然社会保障费降低了,制度也到位了,但还有一个无法避免的非常紧迫的问题。目前,我国有两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一是覆盖5.26亿人口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将男女法定退休年龄统一为60岁。二是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4.27亿人。男女的法定退休年龄尚未统一。其中,2亿多男性劳动者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而1亿多女性劳动者的法定退休年龄远低于60岁。因此,有必要将这一“少数”妇女的法定退休年龄统一到60岁。这不仅是两种制度之间的公平退休,也是消除男女就业年龄歧视的国际惯例。

早在1935年,美国就将男女法定退休年龄统一为65岁,目前为66岁,并将在2027年将其延长至67岁。美国实行“灵活退休自愿退休”制度,规定最早退休年龄为62岁,最多可扣除30%的养老金。该法规定,最高可领退休金的退休年龄为70岁,退休金可在正常退休基础上增加30%。在美国,要获得100%的养老金,必须同时满足两个条件:第一,男性和女性在66岁退休;第二种是支付35年(原则上,你可以在支付10年并赚取40分后申请退休,但养老金计算公式是35年)。

美国不仅鼓励自愿延迟退休,而且不允许雇主在就业年龄上进行歧视。凡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未办理退休手续或领取养老金的员工,均无权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就业中不得有任何歧视。

事实上,在美国,相当多的老人在达到66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后,不论是否已办理退休手续,仍继续工作,而这个比例仍在上升。在美国,65至69岁的就业人口比例高达33%,65岁以上继续工作的人口比例高达19.6%。

美国学者称之为达到正常退休年龄后继续工作的“第四条腿”。过去,他们把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称为“三条腿的板凳”。然而,他们并不认为“第四条腿”在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的收入中占很高的比例。根据美国社会保障局的数据,65岁以上老年人的第一收入来源是基本养老保险,占36%。第二是退休后继续工作的收入,约占29%。第三是第二支柱养老金支付,约占17%;第四是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储备占16%;其余是支持、慈善和施舍,约占3%。

美国科学家证明:推迟退休年龄有助于延长寿命。与那些退休后被关在家里,可以出去做社区服务或志愿服务的人相比,平均寿命可以延长10年。美国志愿者报告显示,美国每年有两个群体参与志愿服务的比例最高,志愿服务时间最长:一个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

明年年底,中国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小康社会的家庭理财观念必须转变和提升。它至少具有以下三个特征:第一,养老目标将是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养老财富将成为家庭财富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其次,养老金储备和养老金投资将贯穿整个生命周期。第三,这样的家庭理财会更长远、更理性、更从容、更快乐。我认为这应该是我们未来家庭财务管理发展的总方向。

可以想象,到那时,14亿人的捐赠财富储备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超过美国,其最大受益者将是所有公民和资本市场。

(作者是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兼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强论坛核心成员。本文根据作者在第五届中国白银经济与健康财富论坛上的发言编写而成

友情链接:
宝山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appmatique.com 技术支持:宝山信息网 | 网站地图